名字这么难起就叫溟子好了

真麻煩啊…果然還是放棄比較簡單。

重发 龙言,某个晚上

    言和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那片冰蓝色此刻早已化作一摊春水,她试着扭头去看背后那个呼吸粗重的男人,但只是徒劳。
    "阿和阿和,"男人的声音又轻又慢,听上去
充满情意,"说你爱我啊,阿和,嗯?"和温柔声线并不相符的是粗暴的动作,他一只手压住言和的背脊中上方,不让她有机会起身,另一只手把住言和的腰胯部,配合自己的进出节奏抬高放低。
    言和背上的红痕凌乱而暧昧,而腰上因为男人太过用力掐出的淤青也在隐隐作痛,现在言和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种可怕的生物叫做"吃醋的乐正龙牙"。
    她翻了个白眼——反正那个急红了眼的熊猫头看不见,想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一点一点解释,但实际上后面的男人并没在听——因为他只不过是太久没和自家恋人进行爱的沟通了,天知道他在多少个午夜梦回都是这个妖精像现在这样眯着眼睛虽然还是一脸性冷淡但是身体却各种愉悦地享受着他。他在这时候让自己的恶趣味一遍遍得逞:"来,阿和,说你是我的啊…"
    言和快被一次次的冲击撞疯了,她一边捂着脸小声呜咽着一边心想以后还是不要禁肉太久否则利息都还不上了。心下叹气,不过身体却诚实的反馈给大脑快要决堤的事实。身后的呼吸声因为言和身体紧绷而越来越重,速度只增不减,让她也越发绷不住自己的声音了,哭腔随着声音一点点溢出,她本来不想哭的,但是实在是没憋住生理性泪水。
    这场比赛最终还是再次以言和落败为终止符,她还是颤着身子在到达顶峰的时候从欢愉里给了乐正龙牙一个甜头——一句轻飘飘的"我爱你"就这么直击乐正龙牙要害处。
    随后——乐正龙牙的动作更凶猛了,在明知身下的心上人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在明知明天一定又要被踢下床的情况下。
    "阿和阿和,"已经几乎失去理智的言和听到乐正龙牙的声音传来,"说你是我的啊,说啊,呐阿和",她听着一声声的碎碎念,感受着下身一次次的冲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妈卖批的狗男人明个早上给我等着"
    然后第二天,乐正家少夫人的卧室里面多了一个带着猫耳朵猫尾巴穿着女仆装的黑白头青年——这个不是乐正龙牙,至少乐正少爷本人没承认。而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人面色清冷,向那人勾了勾手指头,乐正小猫儿一脸讨好的乖乖蹭上去,却被挑起了下巴,带着侵略性的冰蓝色直直的刺入那片深邃的墨绿中去,扎根发芽,让乐正龙牙移不开眼睛,言和轻轻的扬了嘴角,嘴里的几个字却让乐正龙牙老脸一红——
        "你是我的。"

这首正在播放的就是我入UT坑的原因…
这首之后我去B站找实况看然后又听到了审判曲…
收藏了审判曲不久(大概一天左右)老e就更新了实况然后我就彻底入坑了…
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吧…没想到喜欢到这种程度…??

再来一个小脑洞(今天脑洞有点多了吧??)
因为frisk存档太频繁于是原来的存档点(亮晶晶)太累罢工了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被顶上来的星尘和一脸懵逼的frisk
“要存档吗?”
*你听到了决心破碎的声音
233333感觉画面感超强

一个小脑洞。
如果sans和言和换衣服穿…。
emmm…。
从某种方面来说还是蛮像的两个人。
感觉会很有意思。
特别草的画技和特别无聊的脑洞。

龙言小段子

*文笔很渣请注意!
*cp是龙言(乐正龙牙x言和)微量南北组(乐正绫x洛天依)成分,请注意避雷!
*奇怪的脑洞…明明应该是小段子却很长的感觉呢。
*话唠注意。
*可能是新闻风…?什么鬼。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咸鱼看娱》,我是主持人咸鱼溟子,今天我们要报道的是关于最近占据某博热搜榜第一多日的一个话题,下面让我们观看详细报道:
   自从乐正家的大少爷乐正龙牙和某国娱乐圈呼风唤雨的二把手言和正式宣布在一起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婚了以后,乐正家就购入了一套十分奢华舒适的别墅,向外公布的名义是作为新婚蜜月的度假区使用。
  但实际上据某位不肯透露姓名的乐正小姐表示“新婚蜜月度假区都是借口,金屋藏娇干个爽才是目的。”并且对于自家大哥做法表示强烈谴责,她甚至建议直接把别墅的名字从“龙言乡”改成“乐正炮楼”。
  某位也不肯透漏姓名的歌坛天后(扛把子)洛小姐对乐正小姐的看法表示赞同,并声称她有证据,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采访现场。(出于对被采访者的尊重,我们会给被采访者的隐私做恰当的模糊处理。)
  记者:“洛小姐您好,请问您说的证据是指什么呢?”记者的话筒礼貌性的向前轻轻一举,镜头也随之转向手里拿着食物的洛天依身上。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娱乐圈扛把子洛小姐:“记者你好,在我正式开始之前能不能先给我发个码啊,这事儿阿和不让我往外说我怕说了她之后灭了我。(虽然她并不会)”洛小姐咬了一口小笼包压了压惊。
(因为太麻烦所以从这里开始就直接称呼洛小姐咯…懒癌晚期没得治…。)
  记者:“好的,这很简单,我们的后期会满足您的要求,请您开始吧。”记者话音刚落,马赛克就出现在了屏幕上洛小姐手中刚刚咬过一口的小笼包上。
  洛小姐:“谢谢你的理解啊,记者先生,”声音被后期变音后…说实话没什么变化,“你知道,他们俩没羞没臊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天亲亲抱抱么么啪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反正新婚夫妇都是这么个恶心样啊。”
  得,这下有变化了,在说到“没羞没臊”“亲亲抱抱”“恶心样”的时候音量被后期“善意”的放大了,“么么啪”的时候更是加入了毫无遮盖能力的消音。
  下面是洛小姐的口述。
  说他们俩恶心可真不是骂他们!而且一点儿也不过分!(可能会有点过分但是他们更过分!)你是没见过他俩那腻歪样儿!动不动就抱抱,没人管就亲亲,要不是他俩还有点道德底线我都觉得他们可以在我们面前来一发!
  这一点儿都不夸张!那天我给阿和打电话打到一半,我感觉声音有点不对劲儿,电话中总是会有杂音传过来,就问她是不是信号不好,她说没啥大问题我就没在往下问,我跟她聊着聊着突然就有一声奇怪的闷哼传过来,她跟我解释说龙牙在旁边,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叫了一下,我问她发生什么了,她匆匆敷衍了就没了声音,我觉得她可能是把手机话筒盖住了,但还是有声音隐隐约约的穿过来——
  “龙牙啊,打电话的时候都要做吗?等我打完电话好吗?好啦别闹脾气,又不是不和你做,你刚都咬我一口了?你稍等等啦…啊等!别再咬啦!”
  “嗯…乖,别出那么大声音,会被发现的…阿和…”
   (衣料摩擦的声音)
  然后?然后我就把电话挂掉拉黑了啊,难不成还要听着他们在电话里上演一场动作爱情片?当然,这还不是最绝的。
  哇你这记者当的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接下来的事情怕不是要吓死你。
  那天之后,我约了阿和出门,她还是照常穿着那身一成不变的服装,外套高领长袖里穿无袖背心,以及黑色短裤和腿上用缎带绑起来的键盘。但总有种违和感,好像哪里不对…?
  啊,是键盘的绑的位置来着,以前是一直都是绑在另一条腿的大腿中部,现在…
  身为好(sun)友的我决定满足我的好奇心(equwei)解开这个谜团,于是趁其不备将缎带解开,抢走键盘,然后我看见了…
  在阿和白的能隐隐约约看到血管的腿上,有那么一枚殷红色的,刺眼的,圆形斑印。
  不不不那绝对不是虫子咬的,阿和虽然长得白而且皮肤不错但是她绝对不是能让虫子盯上的类型好吧。
  想必各位都知道,那是什么。
  对,吻痕。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悻悻的把东西还给阿和,低着头注视着她把缎带和键盘系回去。我能感觉到我脸上的温度升高又降低,反反复复,用一个不太恰当但是很有画面感的词汇来表达我当时的脸色大概就是青红皂白了…
  我听见从我唇缝里面钻出去了细若蚊声的道歉,跟着一起回来的是一句“没关系哦”和一只轻拍我肩膀的温暖的手。
  所以说阿和的男友力真的太高啦,要不是阿和是个姑娘我敢肯定龙牙绝对攻不过阿和!
  但是他们之间占领主导局面的铁定是龙牙,原因的话…你接着听我往下讲吧。
  我和阿和玩累了,找了个咖啡店歇脚,阿和时不时的就会收到一条信息,手机在桌上嗡嗡震动响个不停,是谁发的估计大家也都知道,阿和也没怎么理睬过,就只是看了两眼又放下了,没过多久,手机的来电铃声终于响起,只见阿和用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速度拿起手机接起电话走进卫生间,我也跟了上去。
  嗯,我现在不喜欢用电话就是在这里了,每次我只要沾着电话的边儿就肯定得有他俩点事儿。
  多么强的既视感,我又遭遇了这种戏码。
  阿和愤怒的声音穿过隔间的门传了出来,即使她有意的压低音量“乐正龙牙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平时做的时候往肩膀上咬两口在背后唑两下我也就认了,反正衣服是高领遮背的也挡得住,这次你这什么意思?你难道是个腿控不成,还往腿上亲,亲也就亲了不掉肉,但是你能别往那条我不系键盘的腿上亲吗!今天就被天依看到了!差点晚节不保好吗!”
  “那阿和就别出门嘛,在家陪我就好了啊。”电话里的龙十万语气要多欠揍有多欠揍,颇有那种“我就是喜欢你看我不爽干不了我还只能被我干”的优越感。
  啧啧,不得不说真的再次刷新对这位的看法。尤其是下一句话,真的是流氓听了都得脸红。
  谁能想象到平时被称为禁欲系男神的乐正龙牙总裁能在电话里对着自己的爱人用那样深情的语气说出——“宝贝儿,今天看我是怎么把你怼到床头柜里去的,记得别哭出来哦。”
  回答是他以暖男系女神著称的歌星言和怒不可遏的一声滚,哎,要是让那些狗仔队听见了八成她就好身败名裂了…哎等等刚刚我说的阿和的表现不许放送!
  (摄像机被直接推到地上,大屏幕瞬间切回直播间)
  好的,十分感谢洛小姐的情报提供,今天的《咸鱼看娱》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下期的?)

哎哟我真的要死了我跟你们讲,梦一百这个游戏你们知道吧,他们把杉山纪彰请来了,然后我作为一个英痴汉+nori厨我就去抽卡啊,但是没抽到啊!真的我明天打算去氪金。我跟你们讲,这个势在必得。